九九热久久热视频在线,这里只有精品
首页  »  淫荡人妻  »  [共妻心法](04)[作者:chung1977]
[共妻心法](04)[作者:chung1977]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九九热久久热视频在线-这里只有精品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字数:3987
 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  4
 
  迷你魔方吊饰,悬挂在倒镜下,随车子颠簸左右摇摆。
 
  魔方就是那个,用不同角度看同一个东西,却会看到不同颜色的那个玩意啊。 
  嗯,该怎么说起呢……
 
  反正某天在变态老公的驱使下,目标便放在一直与我保持兄妹又或是好朋友 关系的W哥哥身上了,现在回想起来,不管是这个决定的本身,还是其中的每一 步,都好有罪恶感……但……好吧我也不得不承是好刺激,所以才神差鬼使似的, 害我按照老公的指示走到这一步。
 
  嗯啊……我就只是为了满足变态老公的要求,按照他的指示做而已…… 
  话说,按照老公的安排,自然地制造出我和W哥哥单独相处的机会。这其实 也不是第一次我俩单独相处啦,都这么多年了,感觉W哥哥还真是真心把我当妹 妹看,很照顾我的样子,我们的婚礼他也受邀出席,后来也不时与我老公大江南 北什么的,所以当初当老公扮演起W哥哥的时候,一时之间还真不适应,不过老 公就是懂玩各种节奏,害人家慢慢投入,结果多玩了几次,不知为什么心里面也 产生了一丝令人面红的期待,但也就只限於幻想吧,大概W哥哥也不会像老公般 变态,会对我有那种心思……吧?
 
  老公走后,我在W哥车内,二人在路上就像往常的随便闲谈偶尔打闹什么, 一度忘记了今天喷上香水,穿得比较性感,还戴了有一次生日,W哥哥送的手炼 的目的。直到他说──
 
  「真,你今天的香水真好闻。」W哥哥在司机位上转个头来,对我微微一笑。 
  「喔……是呀,老公买的。」可能是我自己心有鬼,感觉气氛一下子变得有 点古怪。不自觉提出『老公』二字,来增加一点心理上的安全感。
 
  「手炼也很衬你啊,是我送的那条吗?」他再问。
 
  「是……」我的声音不知怎的,忽然像蚊子般小。
 
  「阿宗知道是我送的吗?」
 
  「我没告诉过他……」我按照老公作出过的,各种问题的假设而回答,其中 一个问题就是这个,而相应的答案就是──老公什么都不知道。
 
  「没告诉过?……」他有点半信半疑了一秒,然后好像有不自觉笑容满面, 但又立即忍住,整理一下面部肌肉的模样。
 
  「那你有告诉过他……」过了几秒,他问,又迟疑了一下,但最后还是说了 出来:「我俩……曾经……嗯?」
 
  「也没……他不知道……」我按照老公的意思,说。
 
  但毕竟是在撒谎,说罢心虚地瞄了他一眼,却刚好与他四目交投。就像被人 发现做错事似的,移开视线。
 
  车厢内静得吓人,除了行车的声音,就只我两的呼吸,谁也没有先说话。 
  大条了大条了!好像会发生什么──我心想,同时感到自己的脸颊时冷时热, 心情又矛盾又紧张。
 
  红灯。
 
  车停。
 
  「会冷吗?」等待转灯时,他说。
 
  也不等我回答,就调了一下冷气的度数,然后用手掌在车厢中间的出风位测 试风向。
 
  然后是副座这边,他手也递过来,在出风位前测试测试。下一秒,头就这么 转过来……
 
  由於他身体早就靠向我这边来,这刻我俩的面贴近得可以感到,对方呼出的 气。他也没闲着,嘴就这样堵了上来。
 
  舌头没有遇到任务抵抗,就钻进我口腔内。
 
  「嗯……」我有点惊讶,不是装的;惊讶於W哥哥,原来也可以这么……狡 滑。
 
  更狡滑的是,他舌头在我嘴里,把我挑弄得刚要有感觉的时候,就呜金收兵, 退回自己的口里了,而我自然想要感受更多,不自觉便伸出舌头跟着他的走,结 果被引进了他的领地内,害我好像很主动似的……太丢面了。
 
  来了吗?真的来了吗……
 
  就跟老公角色扮演时,所发生的事,要发生了吗?
 
  口中这颗舌头,就是相隔了十多年,曾经对对方相当熟悉,后来差点忘记了 对方存在,现在又可以再一次好好熟悉的,W哥哥的舌头吗?
 
  这张嘴……啊,怎样好像要把我的唾液都吃光,把我舌头都暖暖地包住似的 呢?这张嘴,这粗大舌头,如果吃着我身体的其他地方的话……不得了啊…… 
  嗯?什么时候乳头已经被他夹住了啊……难怪身体一直像有股电流流窜着, 软软的,一点气力都使不上……
 
  嗯?手掌隔着热裤……不要搓啦……再搓就控制不住了,这里可是街上啊… …等等!什么时候我已经在床上了啊?酒店房间内啦?
 
  别问啦!出现在酒店房间内之前的经过,女孩子是绝对不会记得的,必须是 不清醒好吗;最多只能在已经回不了头的一刻,才可以回复意识知道吗……所以 这不是我错!嗯嗯。
 
  还有我只是在配合老公而已……最起码……最起码,W哥哥要把我内裤脱下 的最后关头,不同於老公,我有无论如何都要他先清洗一下的坚持啊!这说明我 努力保留了老公才独有的待遇……老公知道了一定会夸我乖吧。
 
  「好……好吧,我先去洗一下……」W哥依依不舍地从我身上离开,用走的 往洗手间里去。
 
  刚刚W哥哥真把我有点吓到啊~认识他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, 两眼放光,就像要把我吃得一滴不留似的……
 
 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,是赶紧给老公通报一下,因为他说过,玩『游戏』时, 不管发生什么事,如果我不懂得处理,就只管先跟感觉走,时机合适后再向他汇 报,这样。
 
  就在我好不容易成功把W哥哥哄进洗手间,打算趁机赶快向老公汇报的时候, 也不知是因为手指还在抖动不听使唤,还是臭电话又间歇性失灵了,反正屏幕就 老不肯显示那些我原本要写的……
 
  哼!衰电话臭电话!在紧张时刻竟然……
 
  『吻了』
 
  用了半分钟才成功把两个字送出。
 
  这就是变态老公想要的吧……
 
  我一边留意洗手间传出来的声音,一边尽量简单地输入要表达的。
 
  『也摸胸』又是一轮与屏幕搏斗。
 
  与此同时老公传来:『做完?未做?位置?有套?』
 
  呀……这么多问题叫人如何答呢……
 
  可是正当我手指划着什么,正要回覆的时候,洗手间的洒水声音就停止了! 
  什么!会不会也太快了啊?
 
  我只好赶紧送出一个『害羞』的表情符号,便匆忙关闭屏幕。然后才想起, 我是不是发错表情了呢?
 
  老公曾经说过,如果我跟别的男人聊天,没空回答或不懂回答的问题,不要 一直让对方的问题空着,因为那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;最起码发出一个『害羞』 表情,保持私隐之余又不失礼仪的说。也所以慢慢我就很习惯了使用这个方法, 来处理男人们的提问了……
 
  嗯……
 
  公:『做完?未做?位置?有套?』
 
  婆:『害羞』
 
  老公肯定能明白……的吧o。O「
 
  洗手间的门打开,眼前出现一具身上还有几滴水珠的男性裸体。
 
  这就是认识了二十年的身体了吗?
 
  虽然我俩自小就青梅竹马,学生时期也自然地走在一起,初吻给他了,身体 多处地方都被他摸过了,搓过了,但是,就差那个……
 
  那个时候,因为我还没成年,多次担心会事后被父母发现,而一直没让他完 成最后一步的那个硬物。
 
  现在眼前,浴巾围着两大腿间的,那个即使被浴巾暂时遮盖,也要昂首挺胸, 向我展示它一直以来对我思念的,那个硬物。
 
  还是……这其实只不过是男性的正常反应,是我自己想多了呢?
 
  「到我了……」我艰难地把视线移离了那个帐篷,转向他说,然后走入洗手 间。
 
  但他阻止。
 
  把我从后抱住。
 
  「我等不及了……」说罢,吻向我颈。
 
  「髒……」我怕他觉得我不够完美,不够以往般的完美。
 
  「我不介意……」
 
  他边舔我的身体边喃呢。
 
  「谁叫我一直喜欢你啊。」
 
  听到他的话,我忽然觉得好内疚,又好感动;内疚是出於这次两人的独处机 会,本来就是我和老公的刻意安排,感觉像是设了个局似的。而感动……就算W 哥哥说的是真的又可以怎样呢,就算他一直喜欢我,而我也一样喜欢他,但也不 能改变我已经嫁人了的事实啊,即使此刻其中一边乳房正被他搓出各种形状。 
  「……傻瓜……我都已经别人老婆了,你还喜欢吗?」我有点疼惜。
 
  「喜欢……」乳头却在他口中,快感让全身皮肤起麻。
 
  「孩子都跟人家生了,你还是喜欢?」我有点惋惜。
 
  「喜欢啊……」大腿不争气地,尽量张开,让他手指扣得更顺畅更深入。 
  我不顾身份,主动解开他的皮带釦,想给他一点弥补,更想他快点进入我身 体,让性的快感成为唯一的感觉。
 
  「别……不要喜欢……你可以……你可以要我怎样都行,但就是不要喜欢我 ……」
 
  我胡里胡涂说说了些什么,又必须保留些什么。
 
  「什么……」他明白才是奇怪。
 
  「我说……」
 
  我说──你可以要我的身体,但不要喜欢我,因为我承诺过老公,我不能太 过喜欢你。
 
  「我说……」
 
              但话到嘴边──
 
  「……等会要拔出来射啊……」小穴由车内一直湿到现在,还是这样说比较 适合吧
 
  「我明白。」他吻了我一下说,随即肉棒便对准了我洞口,一下子压下来。 
  活塞运动,进进出出,交换唾液,感受不需要经过思考,大部份的讨论内容 也只有我在咿咿呀呀,而他用沉重的鼻息回应。
 
  老公说过,男人对不熟悉的女性身体,都很易满足。
 
  但女人对於不熟悉自己身体的男人,却很难高潮。
 
  在我以为还可以再多一点享受,还可以再多一点放纵的时候,他喉咙便发出 了阵阵,像野兽般的低沉咆哮,火热的肉棒急速从我身上退出。
 
  我知道他要到极限了!
 
  是可惜,但我赶紧、不要再次错过地睁开眼睛,尽量记住他为我射出的样子! 记住这股十多年前本应已经喷在我身上,如今终於如愿以尝精液!是怎样的喷出! 
  天啊!肉棒压在我肚皮上,却射出一道箭似的!
 
  噗!──是没有声音,但声音好像直扑进我心坎里。
 
  「呀~」我不自觉地被吓得欢呼了一声。
 
  回神过来,前额的头发已经挂住了一潭沾腻的半透白浆。
 
  太让我欢喜了!虽然敏感位置方面没有老公懂我,但射出来的劲道比老公真 是强太多了!必须加分!
 
  而W哥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虽然也不知道那是因为射我头发上,还是自觉不 够持久。
 
  受老公长久训练的影响,迷迷糊糊地,我有一秒差点就用嘴巴,清洁那根刚 射出,还沾有自己淫水的硬棒,但一想到第一次就向W哥哥展现太过任性的一面 的话,会不会破坏我一直以来在他心目中的形像呢……也就及时忍住,转而抬头 与他深吻,作为奖励,同时心想,下一次,他的表现应该会更好一点吧? 
  而这时我才注意到,电话的讯息灯,原来一直在闪……
 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    頁面於2018-02-23更新.